山本钤

山本钤

凡属内伤者,皆心气先夺,神无所主,不能镇定百官,诸症于是蜂起矣。 不从容于人事,则不知常道。

今血气未并,邪犹不深,故五脏安定,但洒淅起于毫毛,未及经络,此以浮浅微邪,在脉之表,神之微病也,故命曰“神之微”。 病久不去,而复感于邪,气必更深,故内舍其合而入于脏。

 消之症不同,归之火则一也,人身之有肾,犹木之有根,故肾脏受病,必先形容憔悴,虽加以滋养,不能润泽,故患消渴者,皆是肾经为病,由壮盛之时不自保养,快情恣欲,饮酒无度,食脯炙,饵丹石等药,遂使肾水枯竭,心火燔盛,三焦猛烈,五藏渴燥,由是渴、利生焉,此又皆本于肾也。肺主气,其臭腥,肝主血,其臭臊,肺其不能平肝,则肝肺俱逆于上,浊气不降,清气不升,故闻腥臊而吐清液也。

脾主肌肉而恶湿,湿着于肉则卫气不荣,故肌肉顽痹而为肉痿。补者宜留,是补之与泻,有疾留先后之异也。

咸走血,血病无多食咸。北方生寒水,司冬令,在人为肾,肾气不舒,则发而为病,病有盛衰。

 若脉虽小而手足温者,以四肢为诸阳之本,阳犹在也,故生;若四肢寒冷,则邪胜其正,元阳去矣,故死。此在下者,必风、寒、湿气之病也。

Leave a Reply